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shu.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shu.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综合其他 > 快穿之又被黑化男主养娇了 > 第95章 冷血大帅VS亡国皇子(4)

《快穿之又被黑化男主养娇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95章 冷血大帅VS亡国皇子(4)

言若行睁开眼的时候正午刚过,看到他醒了,侍卫赶紧把华锦安叫了进来。
华锦安看着言若行,虽然人又虚弱又苍白,但长得是真的好看,尤其是那一股弱柳拂风的病态美,一时间站在那有些看呆了。
言若行看着华锦安,上下打量了几眼,心说这是哪来的暴发户,这是把家里最贵的行头都戴身上了?头上玉发箍,腰间玉腰带,上面还挂了一枚通透的玉佩,手上还戴了一个翠绿翠绿的翡翠扳指,身上还穿着一身骚包的红色锦缎服,不知道的还以为去相亲。
苍白的薄唇微启,“你是?!”但声音沙哑异常,说完这两个字嗓子一阵又干又痛又痒,猛烈地咳了一阵,差点咳得要吐出来,被这个暴发户在手上脖子上,肩头上好几个穴位上按了一通才算慢慢止住咳嗽稳定了下来。
“少说话,你嗓子被辣椒水烧坏了,这几天尽量别说话,就是以后也不能大喊,不然落下病根只要有感冒发烧有一点毛病都能引起来。”听声音中倒有几分真心的关切。
言若行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华锦安立时明白,给他倒了一杯水,试过了水温才递给他。言若行接过杯子点头表示感谢之后才抿了几口润了润喉咙。
在不震动声带的情况下,只用口形简单说了几个字,“你是大夫?”
华锦安点了点头,“我是这里最好的大夫,要不是我救你,你昨天就死了,不过你也得感谢大帅,要不是他抱着你坐了一夜,让你没把药吐出来,你也死了!”
言若行目光微垂,似在回忆,原来昨天晚上的感觉都是真的,自己每每十分难受的时候总有一只手在身后轻轻地拍着,一下一下,竟让他想起小时候生病时妈妈拍在身上的手。心里竟然一暖,看来这个叶连城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无情。
华锦安见言若行精神好了许多,赶紧把药端了过来,让他先把药喝了,然后才叮嘱侍卫半个时辰之后把粥端来给他喝。
言若行喝完药,感觉胃里灼烧的疼痛感少了一些,靠在床头,微闭着眼睛在脑子里过着原主之前的回忆。但精神不济,没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
这时几声脚步声传来,他还以为是侍卫给他送粥来了,强打精神睁开眼,竟然看见的是叶连城那张英俊但却冷冰冰的脸。此时他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眼中是上位者的睥睨还带着一点儿不屑。
刚刚听华锦安说的那些什么叶连城怎么对他好,可现在这眼神,哪有一点儿对他好的意思,刚刚升起的一丝好感全无。
有气无力地扫了一眼叶连城,刚想出言嘲讽一翻,忽然想起8080刚才说的,要想解锁读心术得让他喂自己吃饭,这是个机会。不行,不能和他硬来,人在低檐下必须要低头,识实物者为俊杰。这是他一贯的信条。
于是立时挤出一抹十分真诚的笑容,费力地轻声说,“昨夜多谢大帅相救,不然我现在早就没命了,大帅果然有容人之量!”
果然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叶连城刚刚坚冰般的脸,此时被言若行的马屁硬是崩出一道裂痕,表情缓和了一些,“九皇子的命是真金贵,本帅没想到您身体这么不好,真是一朵娇花!”
说着低下身,脸几乎凑到了言若行的面前,两人鼻子尖都快对上了,叶连城说话时呼出的热气都吹到了他的脸上。
言若行面色不变,盯着他的眼睛,眼中含笑,“谢大帅赞美!”
这时一个侍卫端进来一碗粥,看到这个情形差点手一抖粥碗摔地上,好在练了这么多年功夫,手稳,保住了这碗粥。
叶连城回头看了一眼,“行了,本帅不打扰九皇子喝粥了!”转身就要走。
言若行心里一急,心想不能让他走啊,走了谁喂他喝粥,怎么解锁读心术啊。
本想着抓住他的袖子,谁知道手没力气,抬低了一些,一下抓住了他的手,“大帅!”
叶连城正要走,忽然感觉指尖传来一个温凉柔软的触感,下意识地握了一下,发现那是一个人的手,那手竟然有种柔若无骨光滑细腻的感觉,如果不是那只手比一般女人的手要大些,他真的以为那就是女人的柔荑。
回过头看向言若行,又低头看了看还握在自己手里的那只手,“你!”
言若行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能太浮夸,不能太做作,“大帅,能喂我吃吗?我手实在没力气!”
叶连城本想说让侍卫喂,但看着他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病弱娇柔的样子,竟然硬生生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没说话,端起粥碗,看了侍卫一眼,后者立时心领神会,退出房间。
舀起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又用唇轻轻地碰了碰,感觉温度正好了才送到言若行嘴边。这一系列动作给言若行看得有些呆住了,没想到这么一个驰骋沙场的猛将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看着面前勺里的粥,张嘴吃了一大口。两人之间似乎达成了默契,虽然没说一个字,但一切都那么自然,一碗粥很快就吃了一大半。
不过因为言若行的精神还是很差,一碗粥还没吃完,困意就袭了上来,眼皮越来越沉,粥含在嘴里也不咽了,竟然吃了一半坐着睡着了。
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床外倒,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去。
叶连城手疾眼快,一只手拿着粥碗,另一只手拦住他往地上倒的身体,弯腰站起来,用身体挡住他。言若行的头便枕在他的肩头,睡过去了。
叶连城无奈地皱了下眉,暗道了声娇气,把粥碗放在床头柜上,扶着言若行慢慢地躺在床上。
把被子给他盖好,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看着眼前这个一捅就破的美人灯,摇了摇头,还是头一次见着吃吃饭都能睡着的主。
坐在床边看着已经沉沉睡去的言若行,忽然感觉就这么看着他好像心情就会很平静,那张恬静的睡颜似乎能洗涤心中的烦恼。
看见他唇角还粘着一粒米粒,不自觉地唇角上扬,伸出手将米粒拈了起来,鬼使神差的竟然放进自己嘴里,这粒米竟然吃起来格外香甜。
是因为这粒米本身就香甜,还是因为沾过他的唇所以香甜?拿起一旁还剩下一少半的粥,喝了一口,味道没什么特别,看来是后者。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