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文学网(www.bctshu.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bctshu.com
当前位置: 百草堂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国公凶猛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晋王要入京

《国公凶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五十二章 晋王要入京

即然练不了,觉醒就以学习的态度看着先天功,想要看看两者有没有共同之处,可以相互借鉴之地。
正翻看着先天功,脑海中正在吸引着这些知识的时间,耳朵突然一动,一丝微不可查的声音在院落里响起,警惕心一直很强的觉醒大师瞬间由窗口鱼跃而出,落到院落中的同时,质问之声已然响起,“谁来寒山寺造反,莫非未把老衲放在...呃,原来是你。”
正想展现王霸之气训斥一下来人,想不到入眼之处竟然是那白衣女子,当下觉醒就老实的闭上了嘴巴。昨天晚上已经被虐的很惨了,那一幕他可不希望在重温一下。
“某要传功,你与菲儿一起护法。”傲雪看了一眼觉醒之后,很随意的扔下这句话便向着沈傲所在的房间走了进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觉醒大师这才注意到小院的另一边,还有一位年轻的白衣女子站在那里,若非是傲雪的提醒,怕是他都发现不了。
“还有一位,厉害。”觉醒的眼中又露出了一记吃惊之意。五十多岁的他,自认见到大风大浪太多了,便是生死之事也见过不少,以为心情不会在波澜而起。可是发现从遇到那白衣女子,不过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说带给他了太多的震惊。
觉醒大师有一种感觉,怕是这年轻的白衣女子实力也非常的恐怖,便是自己与其动手的话,胜负也在五五之数吧。
傲雪进入沈傲的房间,在到走出来,前后连半个时辰都没有到。出来之后的傲雪并没有和觉醒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开。等到她与菲儿远离寒山寺数里之外,傲雪便寻了一颗粗壮的树木后座到了地上。
刚才的传功虽然时间不长,却费了很大的气力,以至于傲雪的身体也是感觉到很是乏累,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也是为何她要让菲儿露面的原因所在。与人传功时最忌最打扰,倘若觉醒突然出手,她很可能会受伤,像是这样的修为,轻意是不会受伤的。可一旦受了伤,那也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才能恢复。尤其是她原本就有伤在身,此种作为已经是很危险的行为。
“雪姨,您不见少主一面吗?”菲儿等了一会,看到傲雪的神色已经开始恢复了正常,不在是苍白,而变得红润了起来,便带着不解的问着。
“为什么要见。做为母亲我是不衬职的,现在又不能给他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见不如不见。或许有一天,仇人都解决完了之后,我会守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结婚生子吧。”收了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傲雪的眼中带着一丝向往般的说着,似乎这就是她一生的最大梦想。
“雪姨,您的愿望一定可以实现的,现在已经解决了一个,只剩下三个仇人了,有一天一定可以杀光他们,到时候就可以和少主天天在一起了。”雪菲一脸自信的鼓励的说道。
“是呀,会有那么一天,到时候你要多生几个孩子,为我们傲家开枝散叶呢。”傲雪脸色完全恢复了正常之后,看向雪菲轻笑了起来。
雪菲早就练就了处事不惊的性格。听到这里的时候,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一丝害羞的意思,似乎她为少主生孩子就是她的使命,她的任务一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好了,我们去北狄吧,有个仇家曾在那里现身过,看看能不能找到她。还有你,也需要努力了,快一些踏过那一步,进入到宗师之境,就可以留在少主身边保护他了。”
“诺。”雪菲点头答应着。两道白衣身影这便在黑夜中像是灵狐一般的快速闪现着,于树林中飞快穿梭。
......
太原郡晋王府。
拥有晋、陕、豫、鄂四州之地的晋王府,占地面积堪比大梁城皇宫,内有太监宫女上千人,王妃侧妃数十,颇具规模声势。
做为这些人主心骨的晋王此时正座在大厅中的正椅上,闭着双目,等待着他的智囊,首席幕僚田宇的回答。
田宇,一个年纪近四十的老书生,自称文才惊人,学遍古今,在晋王成势的过程中出了不少的力,被请为幕僚,也是晋王最为信任的人的之一。
此时的田宇正穿着一袭长衫认真的看着手中的太子由大梁城送来的书信。几乎是字字斟酌,不时还会闭上眼睛默念着什么,一会又再度睁开,在仔细的逐句读上一遍,后方才会看下一句。
这个过程很慢,慢到晋王都已经闭目有一会,给人的感觉似是要睡着了一般。
“咳,大王,这是乾文帝的一个圈套,但也是我们的一个机会。”田宇终于把信吃透,心中也有了应对之策,再度开口时,便已是信心满满的模样。
晋王也在田宇开口后,睁开了眼睛,有如猛虎巡山般,眼中透着强烈的锐气,这是在听到乾文帝设立圈套几字时的表现。随后在听到这是一个机会后,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突然间又变得浑浊了起来,“仔细说来。”
“诺。”田宇做揖而道:“大王。乾文帝画了一张大饼,要给李皇贵妃扶为皇后,看似太子的位子更加稳固,无法动摇。可偏偏又提出要收拢大王的兵权,这分明就是钓鱼之计,皇后之位为饵,鱼就是我们。”
“嗯,继续说。”晋王轻点着额头。
“乾文帝这一招可谓是阳谋,看似选择权在太子和李皇贵妃的手中,但其实这封信送到大王手中,便是已经将选择权送给了我们。如果大王同意还好说,兵权上缴,成为砧板上待宰的鱼肉,这也正是乾文帝所想要看到的。可若是大王不同意,难免就有拥兵自重之嫌,倘若乾文帝因此而发兵于晋州的话,以晋军的实力胜算只有三成。而就算可以把大乾军队击退,我们自身也会是实力大减,这只会便宜了其它暗中盯着我们的人,可以说胜等同于败,还会失了大义,实是得不偿失。”
“所以呢?”
晋王点了点头,这些分析与自己想法一致。正因为此,他才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问题办法,才叫田宇前来问计的。
“所以我们只能同意。”田宇声音坚定的回答着。
“嗯?”晋王双眼猛然睁大了许多,脸上全是疑问的看向田宇。他可不相信对方只会有这个答案,若是如此,也枉费自己如此的相信他,重用他了。
“大王莫急。属下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同意交出兵权,但前提条件是乾文帝需要把守卫大梁城安全的银甲卫皇权也拿出来交给太子。如此才算是公平,这般一来,若是乾文帝不答应,我们自然也就不用做什么选择了。反之,如果他敢答应,那我们就可以力劝太子兵变,夺了乾文帝的天下,真到那个时候,大王便可以取太子而代之,想和论起斗争手腕来,太子还是太年轻了些。”
“哦!嗯!哈哈,不错,不错,田先生的主意甚好,如此照办即是。只是为了把声势弄大,逼得乾文帝退无可退,这一次本王要亲自去一趟大梁城。这样,通知翁将军,让他准备五千精骑兵,本王要去大梁城游上一游。”晋王哈哈的笑着,田宇之计让他找到了事情的解决之法,这一刻他感觉到全身都轻松了许多。
晋王竟然要亲自前往大梁城,田宇脸色一变的说道:“大王不可轻易犯险呀,万一乾文帝起了其它的心思,将您扣在大梁城那要如何?晋军不可以一日无帅,肯请大王三思。”
田宇说完话,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晋王的面前,一幅力谏的模样。
“好了,好了,起来吧。本王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咳血的次数越发频繁,那些名医都说寿不过就在三五年之间,即是要死之人还有何可怕?放心,本王不在期间,由长世子李隆管理军务,乾文帝但凡不傻,就不会轻动本王,不然那就是两败俱伤,这并非是我们这个自诩英明神武的皇帝想要的结果。”
晋王的脸上透露着自信,一幅把乾文帝看透的模样说着。
如果有别的选择,晋王自然不想自己冒险,可十几年前受了内伤之后,身体情况便是每况愈下,尽管良药不知道用了多少,但身体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直到前一阵咳血时,那些大夫说自己寿不过三五年了,晋王便不想在等待下去。他希望可以利用这一次冒险,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自己的儿子登基为帝,如此这一生的奋斗也不算是白忙活一场。
眼看着晋王主意以定,田宇便不好在说些什么,最终点了点头说道:“即如此,属下就陪着晋王走上这一遭便是。”
“哈哈,好,有田先生陪着本王,本王更有信心了,哈哈哈。”晋王大声的狂笑着,这一刻他似乎已经看到李家夺取唐家天下的那让人激动人心的一幕。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